《南山不听雨》♡

岁月安暖,不诉薄凉。

遇见个盗我QQ好友的傻逼?你是傻屌吗?连我妹都要加?很奇怪啊,你自己没有生活圈子吗?cnm盗我好友,你怎么不直接盗了我号?下次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谁谁清楚🙃

什么珍贵的回忆。
希望能更新吧。

XL号的瓶子:

#持续更新



“欢迎你,李天泽。”





“天泽来来来,快给大家打个招呼。”


“……hello~拍什么呢?”


“拍你呢。”


“来,我给你展示一下,单手弹钢琴。”


“哇~九级钢琴,倾情演绎,小星星。”







“你今天比昨天还可爱。”


“你今天比昨天还好看。”







“哈哈。”


“哈哈?”


“你好。”


“辛苦吗?。”


“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








“我想吃这个,我就想要这个剩下的你点吧。”


“那我看着点了……来个这个吧。”


“可以。”


“这个?”


“……我都随你,你点吧。”


“唉~我想吃冰粉,你想吃吗?”


“我要凉糕吧。”


“你吃什么吃?”







“你信不信李天泽他肯定给我买回来?”


“你确定吗?”


“我确定,你信不信嘛?”


“白羊座,他肯定得给我买,你看吧。”


“你看,认不认输?”









“熟吗?”


“不熟,拉黑了。拜拜。”







“你是不是以为我睡着了看不见?嘉祺,你出来一下。”


“天泽,咱吃车厘子吗?”


“行。”


“得嘞,我这就去洗。”








“你一会回来吧,我们去吃饭。”


“我已经开始流眼泪了,我一个外地人,孤苦伶仃在这儿喝豆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嘎嘎嘎嘎。”


“嘎嘎个什么嘎嘎。”


“明明不是一个人。”







“我好想吃罐头啊~我好想吃罐头啊~”


“我是李天泽,不要把我做成水果罐头!!!”








“贺跟天泽两人宅在屋里叫不出来,愁人。”


“那会太热。”







“给祺祺拿一个。”





“小马哥,快点,变形课迟到了。穿这件吧。”


“好”


“走吧。”


“好。”






“你给我丢吧。”


“我给你丢一下。”







“但是他作息时间很规律。”


“嗯。”






“我要说一下,就是刚才耀文说这个人是不是要请他,然后我刚才看马嘉祺点了一下头。”


“哎~给哥哥鼓掌。”






“我就猜他一定会选那件。”





“你不要看我。”




“嗯,陶桃。”


“我没有说过。”






“嘉祺。”


“我知道你是嘉祺。”





“我的话,我比较想当牙医吧。”


“当医生吧,我觉得救死扶伤挺好的。他是觉得工具酷好吗?我不一样。”







“简亓,不在我的管辖范围。”




关于套路男朋友那点事儿·1

獭獭獭酱:

🌟高亮:达夏xTina


全是私设和OOC


不嗑直接划过谢谢👌


獭·什么都嗑·幺儿组也不放过·该填的没填·不知道什么时候填·本人


根本不知道打什么tag,看到都是缘分







达夏的女朋友是抽奖得来的。

 


 


恋情发生的时间和地点都平平无奇。


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周二,下午没有课,一寝室的人懒在宿舍里。六月里的天渐渐热起来,达夏一局游戏打完,一连送了好几个人头,输得不太好看,起身说去学校的便利店里买冷饮。室友纷纷点了单,达夏也不知道记住了多少,点着头应和着出门去。


然后站在货架前一脸迷茫,最终叹了口气,算了,随便拿点吧。


结账的时候发现收银员是同班同学兼职的,递过来一张刮刮卡:“喏,你买的这个冷饮,是新品,在搞活动,可以刮奖。”


达夏指甲修剪得短,刮不开涂层,摸摸口袋也没有硬币,干脆想退回这张刮刮卡。


旁边伸出来一只手,放下了一枚一元硬币。


是一个女生,个子小小的,眼睛挺大,染了亚麻色的中短发堪堪到肩膀,穿着看上去很日系。女生手腕上戴着有小铃铛的手链,动作起来有清脆的声音。


达夏看看女生,心里估摸着可能是同级的大一同学,人家既然已经伸出援手,回拒反而驳了面子,点点头意思谢谢,顺带着刮奖。


“再来一支”四个字刚露出上半部分,达夏还来不及刮干净,右手臂就被女生挽上了。


“亲爱的,你手气真好!我们可以一人一支了诶!”


“……达夏,666哦。”


收银员同学恍然大悟的眼神瞬间让达夏想到了游戏里的一声GG。


 


 


“你这人真奇怪,我们认识吗?”


达夏拎着一大袋子零食走出便利店,想想觉得莫名其妙,一个回身拦住了女生的去路。女孩子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慢条斯理地拆着冷饮的包装,眼睛都没抬一下:“不认识啊。”


“不认识为什么乱说话啊?”达夏手一叉腰一皱眉。


女孩子这下抬起头,微微仰着脑袋看达夏:“我来买冷饮啊,忘记带手机了,零钱包里就一块,我碰碰运气的,谁知道你手气这么好,这是新品诶。我还以为只能买根老冰棍了。”


“那这也是我抽到的啊?”


“没我这一块钱你会抽到?我这也算是风险投资好吗?”女孩子说得头头是道,还不忘舔几口冷饮。


达夏嘴笨,平日里就不爱与他人多口舌,此时也想不出怎么还话回去:“不是,你要你说一声就是了,那你也不能说我是你男朋友啊?我同学会当真的。”


“你有女朋友了?”女孩子一挑眉。


“……没有。”


“那就当真呗,我这么漂亮,你不亏。”


“啊?”


“你挺帅的啊,我也不亏,”女孩子转身跑进便利店要了纸笔,刷刷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塞进达夏空着的手里,“走呗,女朋友送你回寝室。”


“你怕不是有病吧?”达夏一缩手躲过女孩子来挽自己的手,直直往前走了。女生亦步亦趋跟在后面,冷饮吃得开心,话也不少。


“你慢点儿啊,我这穿着高跟鞋呢。”


“你跟着我干嘛啊?”话这么说着,达夏还是放慢了点脚步。


“我总要知道男朋友住哪个宿舍吧?”女孩子蹬蹬两小步跑上来。


“谁是你男朋友!”


“谁接话谁是!”


 


 


达夏一进宿舍就接收到了三个室友充满了怨气的眼神,零食袋往桌上一放,也不见他们冲上来搜刮。


“我们老幺,谈恋爱了也不告诉我们。”


“神不知鬼不觉,抛下我们脱了单。”


“还是外院的小甜心学姐!”


达夏被三声质问问得噎住了喉咙,又被最后一句话惊到破音:“学姐?”“是啊,大二的贺铃铃,外院甜心贺Tina,追求的人一大把,怎么就栽在你手上了?”“我都不认识她啊!”


对床摆摆手:“可别演了,老张都告诉我们了,说人家学姐嗲兮兮和你撒娇讨冰淇淋吃。”达夏心里先是素质三连问候了老张,再用一种可以给微博吐槽君私信的语气描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你说她是不是有病?”


“买个冷饮能买到个女朋友,早知道就我去了。”


“原来Tina学姐喜欢你这种傻不愣登的啊,太套路了,太套路了。”


“哎,这冷饮,宣告了我的失恋。”


达夏双手捂脸,恨铁不成钢:“求你们了,这真的只是一场误会。这个什么Tina的就是要个冰淇淋,人开个玩笑……”


“开什么国际玩笑!学姐发朋友圈了。”室友一脸悲壮地把手机屏幕伸到达夏眼前,达夏定睛一看,感觉天都黑了。


照片里是一只白白的小手,戴着小铃铛,握着一支吃得差不多了的甜筒,背景赫然就是达夏的宿舍,宿舍号都给拍进去了,并且配词:“从一支甜筒开始【心】男朋友给买的第一支冷饮。”


达夏突然感觉衬衣口袋里的纸条在发烫,热得心口痒。


玩笑开大了。


 


 


每当你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你的室友永远比你更起劲。


达夏被三双眼睛盯着加了Tina的微信,存了Tina的电话,仿佛被强制恋爱的人不是达夏而是三个室友。


从发送请求到请求通过不到一分钟,Tina的对话框已经亮起了一个红色的小圆点。


发过来的是一张对话框的截屏,顶头上的备注名写着“男加亲故【心】”四个大字一个符号,看得达夏一愣一愣:“男加亲故是个什么东西?”室友伸手一巴掌糊上达夏的脑袋:“这你都不知道?男朋友啊,韩剧里一直出来的啊。”“我知道才奇怪吧,谁和你一样看韩剧还能哭一地纸巾啊!”


达夏捧着手机像捧着烫手山芋,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焦躁的样子反而挺像一个热恋少年。也没等达夏酝酿好要回什么,Tina倒是又发来了消息。


-“明天一起刷晨跑吧。别想逃,我会蹲点的!”


达夏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头朝下咚的一声敲在书桌上。晨跑是这个学校的死规定,每学期有规定的次数,大部分的学生会拖到学期末才开始补。达夏也一样,暑假近在眼前,十几次的晨跑还没跑,必定是要天天去的,逃也逃不掉。


“怎么怎么,学姐说什么?”室友伸长了脖子去看屏幕上的对话,“哟,约晨跑啊,这不是昭告天下嘛。学姐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甜心的外表女王的心,够厉害。”


厉害个屁,明明就是耍无赖。


达夏悲伤地看了一眼手机,长叹一口气,回复了一个“好”,明天好好和她讲讲道理,把这事给摆平了吧。


另一头的Tina得意的对着室友挥了挥手机,一个“好”字跟大字报一样在每个室友眼前走了一遍,然后才锁了屏幕,哼着小调儿开始挑明天晨跑的衣服。


“老祖宗的话一点儿不错,真是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成大事儿。”Tina细长的手指在几支口红间跳跃。


“我看是你脸皮够厚吧……贺铃铃!放下你的999!清纯少女请你用杨树林12!”


 


 


走出宿舍看到可爱女孩子在等自己的时候,达夏心里第一瞬间是很心动的,但一想到这段孽缘一般的相识,心动立马少了一半。


还剩下的一半是因为Tina确实很好看。


“早啊,”Tina几步蹦跳着走到达夏面前,脑后短短的马尾随着主人的动作小幅度摆动,“我还以为你会很晚下来呢。”


大概是Tina真的有点名气,来来往往的人有一大部分往二人投来八卦的目光,室友更是直接在后面吹起了口哨。达夏羞得要命,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走吧走吧。”


“我裤子没口袋,我的卡放你袋子里呗。”Tina拉住达夏,小嘴一张一合,声音甜美,把自己的学生卡塞进他的卫衣前袋,动作顺手又自然。


口哨声更响了,达夏眼一闭,拽着Tina往晨跑起点走去。


晨跑不计时,跑完就好,因此达夏干脆放慢了速度,想边跑边和Tina谈谈。


Tina跟在他身边跑步,从达夏的视角看下去,只看见Tina有点婴儿肥的脸因为运动的关系泛着粉红。Tina不看他,也不说话,达夏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开场白,要说的话在嘴边,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到跑到了终点也没有开始这场意想之中的谈判。


达夏一筹莫展,只能看着Tina笑嘻嘻拿着两个人的卡去打卡,又回来拉着他的衣袖撒娇,隐隐能看见两颗小兔牙:“一起去吃早饭吧。”


说撒娇女人最好命,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Tina头上出了一层薄汗,打湿了点刘海,大概也打湿了睫毛,眼睛怎么看上去也湿漉漉的。运动过后的脸颊和嘴唇一样粉粉的,还踮着脚,举着小小的学生卡在自己脖子边扇风,叮铃叮铃的声音在耳边不断。


大学之前就没和女生有过深入交往的达夏竟是看着看着吞了吞口水,自己单方面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低头避开Tina的眼神,偏头甩了甩刘海上的汗。


“走吧,吃早饭去。”


达夏前段时间在玩一款抽卡的游戏,手气很欧,今早还出了一个叫小鹿男的人物,这一段路也没话说,干脆就走神想着怎么给这个新朋友搭配装备。


眼神飘忽着飘到自己的右手袖子管,Tina的手攥着自己卫衣的袖子,另一只手在手机上敲打。大概是聊得起劲,松开了一下用双手打字,复又要拉上来,却正巧捞了个空,抬起脸看达夏,兔牙这回咬着下唇,眼神里带着无辜。


四目相触,小脸一红。


达夏一声轻咳,眼神是转开了,手却乖乖送了过去。


 


 


-夭寿,我的小鹿男大概一头撞死在我心上了。


-Yes计划通!杨树林12果然很斩男。


 


 


-TBC-



十八楼小日常。

是溪也是沐:

大概就是没有逻辑
没有文笔
私设的哨向
想不到嘉祺玺达的精神体所以干脆没觉醒emmm
双向暗恋嗯
双成年不上升真人。
祺泽,微达鑫,带点逸霖。


  


    今天的马嘉祺也没有觉醒,李天泽在手机备忘录里又添上一笔,一个不注意,他的猫咪就摇着尾巴晃悠了出来,等他发现的时候,小白球正在马嘉祺的脚踝处蹭得正欢。他不禁叹了口气捂住眼睛,真是没眼看没眼看。
  


  过了两秒却又忍不住透过指缝偷看,马嘉祺安静地站在窗边玩着手机,阳光撒在他身上,给他勾勒出柔美的光晕,十分美好的场景。
  
  
  当然除了那只蠢猫之外,他冷漠地看着在马嘉祺脚边蹭蹭打滚露肚皮的猫咪,想召回,却又存了私心想让它代替自己呆在他身边,反正马嘉祺是个普通人又看不到。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正沉浸在自我安慰中,一只火红的狐狸突然扑了出来,抱着猫咪打了几个滚儿,两只毛绒绒的小家伙顺势玩成一团,连猫咪身上都沾上了狐狸的红毛。李天泽瞬间瞪大了眼睛扭头去找,正对上丁程鑫戏谑的眼神。
  
  
  “鑫哥!”李天泽对将自己带到家族又同为向导的丁程鑫十分喜爱,嗯,其实是十分喜爱他的狐狸。
  
  
  丁程鑫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怎么我每次来都能看到你的小猫咪呆在某人身边呢?”
  
  
  见丁程鑫直接戳破了他心里的小九九,李天泽做贼似得急忙捂住了丁程鑫的嘴巴,心虚的看了眼马嘉祺,见他没注意才放心的把丁程鑫往外带。“哥,你可别作弄我了。”
  
  
  丁程鑫一脸放心吧我懂得的表情“嘉祺又看不见,怕什么。”说着弯腰捞起跟着狐狸溜达过来的小猫咪乐呵呵地撸了起来。“算他没眼福咯,看不到这么萌的小可爱。”
  
  
  李天泽瞅了瞅脚边的狐狸忍不住蹲下去胡噜它的毛,他老早就想养一只狐狸了,可惜没有机会,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丁程鑫作弄陈玺达时,陈玺达脑袋上蹲了只小狐狸,那作威作福的模样,跟丁程鑫如出一辙。可把他高兴坏了,从那天以后他几乎每天都要丁程鑫放出小狐狸出来揉一揉抱一抱。作为交换条件,把自己猫咪交换给丁程鑫。这下边逗着狐狸边叹气“没办法,他没觉醒啊。”
  
  
  丁程鑫见他叹气,伸手安慰性的揉了揉他的发顶,愣了愣缩回手又揉了揉猫,再伸手揉了揉天泽的脑袋,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手感一模一样啊喂!
  
  陈玺达刚下电梯就看到他哥一脸开心的揉着天泽的脑袋,而天泽背对着门蹲着不知道在干嘛,瞬间委屈值up,居然揉天泽不揉我???带着委屈脸路过丁程鑫跟李天泽,可是两个人一个专注撸狐狸一个专注撸撸狐狸的人,都无视了他的存在,充满怨气地飘进了舞蹈室,一眼就瞅到了窗边的马嘉祺,抓住他小马哥的肩膀就开始委屈地诉说丁程鑫怎么忽视他怎么不理他。
  
  本来乖巧待着的小狐狸跟小猫咪突然竖起来了耳朵跟尾巴,丁程鑫皱了皱眉将李天泽拉起护在身后,将精神体收了回去。天泽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一只金毛叼着一团白色的东西冲了过去,接着身后传来脚步声。
  


  两人转头一看,气喘吁吁的贺峻霖拽着敖子逸飞奔而来。


  “天泽,有好戏看了~”丁程鑫的话语里充满着愉悦。
  


      “鑫哥!敖子逸那只狗又把我兔子叼跑了!”贺峻霖见是丁程鑫跟李天泽也就毫无顾忌的开始告状。
  
  
  “啷个意思嘛,啥叫敖子逸那只狗?”敖子逸抽出贺峻霖拽着的手反过来搂住人脖子恶狠狠的开口。
  
  
  “再说嘛,是它叼着跑了,你跟他告状有撒子用嘛,有本事你去追它~”边说边在心里夸奖自己的精神兽干得漂亮,金毛收到了主人的信息更开心了,叼着兔子在走廊溜达来溜达去。
  
  
  丁程鑫李天泽二人早就看出来敖子逸是故意逗贺峻霖玩儿也不戳破,一个用看透一切的眼神看着敖子逸,一个捂着嘴偷笑。


  
  贺峻霖被搂住脖子挣扎不开只能扯着嗓子反驳“你的金毛每次糊的我兔子满身都是口水!超级难打理清洗的好么!!!”


  
  “什么金毛?什么兔子?”马嘉祺悠悠问出了声。


  
  正嬉笑打闹的四个人瞬间安静,僵硬地回身,看到马嘉祺跟陈玺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两个人抱臂靠墙,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模样。
  


  四个人排排坐在沙发上,马嘉祺跟陈玺达则是坐在对面高一头的椅子上上下审视他们四个。
  


  “哨兵?向导?你们四个还藏得挺深啊?精神兽呢?”
  


  “你们又看不到…”丁程鑫试图提醒这两个还没觉醒的人。被一个眼刀飞了回来,想起之前十个人的约定自知理亏乖乖跳过了这句话。
  


  “向导,狐狸。”说着指了指召唤出来蹲在他的膝头的小狐狸。
  


  “向导,猫咪。”李天泽紧随其后。
 


 
  贺峻霖终于从金毛嘴里抢回了自己的兔子,正心疼的给兔子擦着湿哒哒的毛。“向导,兔子。”
  


  “哨兵,金毛。卧槽”敖子逸的金毛见其他精神体都是蹲在自家主人身上的,便毫不犹豫的跳到了敖子逸的身上,压的敖子逸直翻白眼,他伸手推开金毛讨表扬的大脑袋,“卧槽你给我下去!!!”金毛被推了下去趴在地上委屈巴巴得看着敖子逸。
  
  
     “噗哈哈哈!这是报应!”目睹一切的三人笑翻在沙发上。
 
 
  等到四个人回过神来,发现马嘉祺跟陈玺达两个人一脸冷漠地看着他们,四人咳嗽了两声强装镇定。
  
 
    李天泽揉了揉笑出眼泪的眼睛,刚抬头就看到自家的猫咪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马嘉祺的膝头,还找了个极其舒服的姿势窝好,尾巴尖儿都缠在了马嘉祺的手腕上。


  
  丁程鑫也发现自家的狐狸蹲到了陈玺达的肩膀上,小脑袋还在陈玺达的脸边蹭得正欢,两人略为尴尬的对视了一眼,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敖子逸跟贺峻霖。


  
  “鑫哥,天泽,你们的”贺峻霖的声音刚出来就被丁程鑫暴力镇压了下去。
  


  精神兽能够直接反映主人的喜好心情。他两的精神兽那么黏马嘉祺跟陈玺达,结果不言而喻。
  


  “敢说你就死定了贺儿。”团霸笑眯眯地看着贺峻霖。


  
  贺峻霖眨巴眨巴眼睛示意自己会保持安静丁程鑫才放开了捂住贺峻霖嘴巴的手。李天泽跟着放下心来。


  
  “精神兽为什么在小马哥跟玺达身上啊”敖子逸作为另一个团霸,一向都是不怂的。
  


  马嘉祺跟陈玺达被点名,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眼睛里绽放出兴奋的光芒。“在哪里哪里???”


  
  然而下一秒敖子逸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丁程鑫一把拉开了旁边的贺峻霖,跟李天泽两人把他按在沙发上痛扁,连精神体都不放过,趴在金毛脑袋上的兔子被猫咪暴力挤开,跟小狐狸一起拔掉了金毛不少毛毛。
  


  

还是十八楼的故事

是溪也是沐:

  
  大概是没有逻辑
  没有文笔
  全是私设
  不上升真人
  
 
      然后祺泽,微达鑫微逸霖


 
  正值午睡时间,整个宿舍都静悄悄的,虽说这个年龄的男孩都不爱睡午觉,但冬日暖暖的太阳一晒,就都有些昏昏欲睡,整个宿舍都静悄悄的。
  
  李天泽这边还清醒的很,裹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他的精神体自然有样学样,跟着在猫窝里打着滚。
  
  “啊啊啊!!!”他实在忍不住了,掀开被子捂着通红的脸坐起身,跟猫咪大眼对大眼。“你说,昨天那算什么啊!”
  
  “喵~”
  
  “你说马嘉祺打听你是什么意思啊!”
  
  “喵喵~”
  
  “算了,你就会向着他,跟你说了也是白说”
  
  “喵喵喵???”咪咪表示心很痛,它为什么向着马嘉祺你李天泽心里没点数嘛!
  
  
       昨天他们围殴敖子逸,他跟丁程鑫都是被马嘉祺跟陈玺达从背后搂腰活生生拉开的,那家伙就是仗着贺儿心软,下一秒就歪到贺儿身上哼唧这里疼那里疼。金毛也趴在地上装死,小兔子还心疼的睁着双红眼睛蹦到身边蹭蹭。


  
  要不怎么说敖子逸皮呢,一边享受着贺峻霖的顺毛服务,一边还在心里吐槽自己的蠢狗“兔子眼睛本来就是红的!才不是因为心疼你才红的!”


  
  金毛当时就不乐意了,大尾巴一扫就扭过身,拿屁股对着敖子逸,叼着兔子头都不回的就走了。
  


  这边相处的极其融洽,那边被拖走的丁程鑫却还没打够,估算着力道给了陈玺达一倒肘。“松手,干嘛呢!”


  
  陈玺达早就习惯了丁程鑫对他的格外‘爱护’也不恼继续笑眯眯凑到他哥面前。“鑫哥,你的小狐狸长什么样啊?什么色儿的?喜欢挂我哪里啊?”
  


  丁程鑫本就因为精神体喜欢黏着陈玺达这件事被敖子逸捅穿了有些恼羞成怒,陈玺达还偏偏往上撞,凤眼一瞥冷冷地开口。“狐狸还能长什么样,狐狸样。红色的,不喜欢挂在你哪里,只是刚刚无聊把你当颗树爬了。”
  


  陈玺达听了还挺高兴,傻笑着拍了拍自己胸脯。“只要它喜欢,别说爬了,在我身上做窝就行。”
  


  “傻子。”丁程鑫看着他傻笑的脸小声念叨了一句。
  


  “鑫哥你说什么?”
  
  


     “我说,你又不是树谁要在你身上做窝!”丁程鑫凶巴巴的怼了回去,刷的一声扭过头去抓自己的狐狸,只留下红晕爬满耳根的后脑勺。


  
  这边马嘉祺将李天泽拖离战局就松了手,李天泽也不敢看他,低头盯着自己鞋尖思考着怎么开口解释,还没想好马嘉祺倒先开了口。


      “天泽,你的猫,是什么样的啊?”


  
  “嗯?”李天泽条件反射性的抬头看着马嘉祺的眼睛。


  
  “你的猫。”


  
  李天泽习惯性耙了耙头发,低头看了眼蹭在马嘉祺脚边的猫咪。小声回答。“它啊,它就是那种布偶猫,软软糯糯的,很粘人。”


  
  马嘉祺听着他的形容,表情从好奇到期待又到黯然。“只可惜我没有觉醒,都看不到它。”


  
   李天泽最看不得他难过了,慌忙抓住他的手,睁着他那双大眼看着马嘉祺的眼睛非常认真 “嘉祺你一定会觉醒的!”


  
  “万一要是觉醒不了呢,那我不是永远看不到它有多可爱?”马嘉祺声线低沉心情低落,却悄悄反握住了李天泽的手,纳入掌心。


  
  李天泽满心都是不想看到马嘉祺难过,自然没注意到他的动作,突然灵光一闪,空着的手握拳搭在自己脸边,歪头摆手喵了一声,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空气突然安静,李天泽花了三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猛得抽出手转身就跑,等马嘉祺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都没影了。


  
  马嘉祺蹲下身双手捂住脸,脑袋里不停重播李天泽刚刚卖萌的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思绪回笼李天泽想到昨天的那一幕又将自己埋进被子里,企图捂死自己。咪咪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来源正是马嘉祺,它舔了会自个儿的爪子又挠了挠脸,才从窝里站了起来两爪前伸,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甩了甩尾巴溜达出了门,目的地就是对面的马嘉祺房间。
  


  房间里窗帘大开,阳光洒满了整个房间,比起李天泽拉紧窗帘昏暗的房间实在是明亮的多。马嘉祺则是呆呆地坐在飘窗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咪咪轻车熟路地跳到马嘉祺的腿边坐下睁着它跟李天泽如出一辙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马嘉祺。


  
  马嘉祺浑然不觉,换了个姿势继续想着昨天,李天泽从十六岁以后就开始拒绝卖萌,仗着一米八的身高走起了盐系风,任凭几位哥哥说好话或者拿东西引诱,都不为所动。马嘉祺想到这里又开始挠墙,天哪,我家天泽怎么这么可爱!!!


  
  咪咪是李天泽的精神兽,只能理解他一个人的心理,所以它现在满脸疑惑,这好好的人怎么开始挠墙了呢?难道跟它一样需要磨爪子?咪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爪子,抬起来舔了舔。就这么待了几分钟,它被阳光晒的身上暖暖的想睡觉,反正对方是马嘉祺,它自然就毫不客气地趴在他腿上睡着了。


  
  这边房里巨大的蝉蛹总算动了动,冒出来一个小脑袋,李天泽最终还是没能捂死自己,把自己从被子里挖了出来,修长的手指在头上抓了抓理顺了一头乱毛。扭头找了一圈又没看到自家的精神兽,李天泽对着天花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我怎么感觉自己养了个白眼狼呢。”说着又躺回了回去盯着天花板发呆。


  
  没过多久手边的床垫陷了陷,一团毛绒绒的温热的东西凑了上来,李天泽也懒得看,抬手覆了上去,轻车熟路地找到猫咪的下巴给挠痒痒。


  
  “看好了?”


  
  毛绒团子却没有回答,连喵都懒得喵上一声,他指尖又多用了两分力捏了捏它下巴肉。


  
  猫咪还是没有叫,只是低头舔了舔他的手背,猫舌带着倒刺,不疼但是痒痒的。


  
  手机闹铃打断了这和谐的一幕,李天泽探手摸了摸手机,关了闹钟又将手机放了回去,动了动念头将精神兽召唤回精神图腾,可指尖毛绒绒的触感却还在,他瞬间瞪大了双眼坐了起来。视线所及处,一只虎斑纹小猫睁着双湿漉漉地眼睛看着他,他几乎都能从那双猫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你?…咪…不对”他一把捞过猫咪,抱着它撸了撸毛。“你是泗旭家的还是亚轩家的呀?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精神兽只能感知自家主人情绪和对话,自然不明白李天泽在说些什么,它只睁着双无辜的大眼盯着李天泽。


  
  李天泽又忍不住耙了耙头发,起身下床,抱着猫咪晃荡了两圈唤出了自家精神兽。


  
  咪咪一出来就围着他腿喵喵叫,它刚刚枕着马嘉祺的腿睡得正香,就被召唤了回来还直接被塞进了精神图腾,十分的不高兴,李天泽弯腰准备抱它起来安抚,它却又一甩尾巴傲娇地往外走了,李天泽想哄,可臂弯的那只还死死地勾住他的卫衣不愿意下去,没有办法,他只能抱着它追了出去。


  
   冬日正午暖阳,阳光洒满了整个走廊,马嘉祺就是这样沐浴着阳光朝着这边走来,李天泽看着咪咪照常扑了过去,这次却有些不一样,马嘉祺手忙脚乱地,接住了它。然后冲着他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


  
  过了很多年李天泽依然记得那个场景,他的少年,抱着他的精神兽,对着他温柔缱绻的念出了他的名字。


  
  
  “天泽。”
  
  
  


     嘉祺的精神兽是一只小老虎啦,天泽错认成了猫咪,才会以为是向导的精神兽。


     不知道有没有下文,下文可能会是达鑫的角度或者逸霖的角度吧。


     勉强算了生贺吧


     天泽贝贝,生日快乐,希望我还能陪着你过下一个生日。

大概是小日常之前的

是溪也是沐:

  大概是没有逻辑
  没有文笔
  全是私设
  不上升真人
  双向暗恋
      祺泽,微达鑫,微逸霖
      逸霖特殊点,大概是彼此知道心意但是没戳破。
  






  “你信不信李天泽肯定给我买回来?”
  
  李天泽打了个哆嗦从梦里醒了过来,花了好几秒钟才清醒过来自己又做梦了。习惯性去找手机,凌晨三点。明晃晃的屏幕刺得眼睛有点酸痛,李天泽躺回床上伸手把被子拉过头顶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在温暖的被窝里。“我才不会给你买呢。”
  
  
  李天泽这段时间后经常做梦,梦到的都是他们还没出道的时候,一起训练的、一起拍短剧、一起吃夜宵…
  
  因为同为外来务组,又从小在外打拼的马嘉祺跟李天泽格外契合,按粉丝的话说就是他们俩站在那里不说话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气场很和。好景不长,儿童剧播出后他俩的CP粉日渐壮大,公司担心会影响他们两个正常发展,便给他们下了条不允许在镜头前互动的死命令。
  
  
  李天泽那时候对这条命令倒是无所谓的,不在镜头前嘛,私下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就好了?所幸马嘉祺也是这么想的,镜头一开就开始用生命装不熟,私下跟以前没差,两人感情没受到任何影响。
  
  
  但是会有不习惯,因为李天泽早就习惯于三步内必有马嘉祺,一回头就能看见他的虎牙,有时候习惯性回头身后却没有马嘉祺又悻悻地转回去。马嘉祺也是一样,习惯性四处找寻李天泽,看到李天泽就忍不住要上前,然后被小伙伴们肢体或者眼神阻止。毕竟这个命令不仅仅是给他们两个人的,还有十八楼的小魔王们。
  
  
  最开始大家都还是嘻嘻哈哈觉得没什么,后来才发现问题,公司的镜头,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开着啊!!!怒摔!!!
  
  
  比起马嘉祺跟李天泽,最先控制不住自己的是敖子逸,在某个采访里,直接跳过了丁程鑫,拽着他俩的手就开始往前凑,丁程鑫也跟着闹,往后一靠腾出位来,甚至还拉了一把马嘉祺,马嘉祺是笑嘻嘻地任了,李天泽却有点怂了,缩了缩手。
  
  
  这也不怪李天泽,毕竟他不像马嘉祺那般问心无愧。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爱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
  
  李天泽就是那个时候察觉到自己对马嘉祺的心思的,之后就忍不住开始逃避马嘉祺的视线,借着公司命令的名头也没人察觉的出来。
  
  除了马嘉祺。
  
  
  
  没过多久跟李天泽同病相怜的多了个陈玺达,他跟丁程鑫的cp粉也日渐喧嚣,公司同样下了命令,大家都以为陈玺达只是单纯的粘人,格外粘丁程鑫而已,觉得公司又小题大做了。但是李天泽知道,其实陈玺达只想粘着丁程鑫。
  
  
  毕竟眼神不会骗人,他看到太多次陈玺达不自觉流露的眼神。跟他看马嘉祺的一模一样。
  
  
  没过多久李天泽就觉醒了,觉醒那天跟平常也没什么不一样。只是早上起来后感觉到自己多了点东西,枕头边安静团着一团睡觉的猫咪,李天泽没有告诉任何人,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事实,吃早餐的时候还破例多喝了一碗粥。然后收起精神兽安静的去训练。
  
  
  后果就吃了一堆狗粮。
  
  
  才刚刚推门进舞蹈室,就看到一只巨大的金毛蹲坐在椅子前,眼巴巴的盯着贺峻霖膝盖上的白团子,他闭了闭眼,退了出去。
  
  一定是我推门的方式不对,嗯,再来一次。
  
  再次推门进来,贺峻霖眼都没抬,单手刷着手机,另只手把玩着白团子的长耳朵。一揉一捏,白团子还乖乖给捏,时不时蹭上一蹭。
  
  金毛瞅着白团子有了动作的尾巴摇得更欢了。李天泽站在门口似乎都能听到尾巴拍打地板发出的啪啪声。
  
  贺峻霖还是没抬头。
  
  他只是动了动手,提着兔子耳朵放到了金毛头上。
  
  金毛顿时安静了,小心翼翼地曲起前肢趴了下去。深怕吓着头上的小东西。
  
  李天泽走进教室才看到音响旁还坐着一个人,那个人看都没看那边一眼,只顾着低头玩手机,他脑袋里瞬间飘过几个大字。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而且,居然是是敖子逸!!!
  
  这两人不论是私下还是镜头前或者是有工作人员的地方,两人互动都不算多,就连自己都没发现他们之间有什么,结果呢?其实呢!精神兽都腻到一起去了!!!
  
  李天泽心里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也就没有注意表情管理,丁程鑫一回头就逮了个正着。晃悠过去一把搂住李天泽的脖子往教室里面带,边小声询问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毕竟是自己带回来的孩子得自己疼不是?
  
  顺便在心里给自己比个大拇指,今天也是一个尽职的大哥哥。
  
  李天泽任他勾进舞蹈室边走边解释只是因为没睡好所以恍惚了一下。丁程鑫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相信没有。
  
  倒是贺峻霖跟敖子逸见他来了都冲着他招手要他过去。
  
  “天泽天泽,来搞恋爱新手。”
  
  “恋爱新手走一波。”
  
   敖子逸见贺峻霖说了一样的话,低头偷笑了一下,放下手机嘚嘚瑟瑟地浪了过来。
  
  “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要跳,三爷我就勉强陪陪你们,怎么样,够意思吧~”
  
  李天泽跟贺峻霖很有默契的忽视了他。
  
  “真源儿怎么没来?”
  
  “他啊,应该是在音乐室跟泗旭练王妃呢。”
  
  丁程鑫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天泽,你来的时候玺达醒了么?”
  
  “啊?我不知道啊,他还没起么?”
  
  “算了,我去找他,你们好好练啊!”说着就出了门,徒留李天泽一人独吃狗粮。
  
  练习途中就听到两个人在后面怼来怼去。
  
  “天泽你懂了么?”
  
  “他懂个毛,你把他绕晕了。”说着敖子逸凑了过来。“动作记住了么?”
  
  “动作我记住了。”
  
  贺峻霖没说话,只是双手摁在他肩上照镜子。
  
  放在平时他说不定还会在中间调和调和打个圆场,今天?他瞥了眼镜子里玩的正欢的金毛跟兔子,呵,男人。
  
  就这么合练了几遍,陈玺达就被丁程鑫拖着来了。
  
  “蒲公英叫的起清晨叫不起来你是么?”
  
  陈玺达一脸可怜巴巴生无可恋地噘着嘴看着丁程鑫。
  
  “卖萌对我没用,去去去,蛙跳热身。”
  
  “丁儿~”陈玺达还想再努力努力,这边已经开始数三二一了,果然再数到二的时候怂达就乖乖去蛙跳了。
  
  李天泽沉默地看着陈玺达头上笑的一脸狡黠的小狐狸,别问他为什么看出来狐狸的笑的,毕竟丁程鑫就在旁边他还没瞎。
  
  默默在心里记上一笔,今天,是觉醒的第一天,也是怒吃狗粮的第一天。
  
  老师跟工作人员进门给他们打了个准备拍摄的手势,陈玺达跟丁程鑫便以他为中心拉开了三米远,李天泽左右看看莫名有种自己是王母手上那根发簪划出来的银河的错觉。
  
  哦,三米远也阻止不了小狐狸在陈玺达身上蹦哒的欢。李天泽不忍直视,一转头又看到金毛把白团子舔得湿哒哒的,贺峻霖一脸无可奈何,敖子逸一脸得意洋洋。
  
  呵,狗男男。
  
  马嘉祺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了镜子前穿着黑色卫衣练舞的背影。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色卫衣两颗小虎牙一个没忍住就冒出来透气了。
  
  这算不算情侣装?
  
  想着就忍不住要到他身边去,还没走到就被敖子逸半路拦截了。
  
  “小马哥~”
  
  “啊?”马嘉祺看着敖子逸对着他死命地眨着眼睛这才反应过来停住了脚步。
  
  “好了,再眨巴就要抽筋了。”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我这不就是想去照个镜子嘛。”
  
  “好嘞,我们小马哥说要照镜子我们谁敢阻止是吧~”说着敖子逸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让出条道来。
  
  马嘉祺放眼看过去镜子前的李天泽早就没了影,在他进来的时候李天泽就瞥到他了,看着他身上的白色卫衣也忍不住偷笑了一把,后来见他直直地走过来顿时慌了神,借着敖子逸拖蹭的那几秒凑到丁程鑫身边去了。
  
  马嘉祺也不再往上凑,在旁边跟其他几个小伙伴练起舞来。
  
  工作人员拍够了素材打了声招呼就跟老师一起离开了,放了他们这群混世魔王自个儿闹腾。
  
  瞬间舞蹈室就成了战场。
  
  墙角宋亚轩刘耀文伙同贺峻霖将张真源压在身下玩着力量对抗的游戏,敖子逸在一旁表面上玩着手机实际上冲着那坨发射着死亡光线。金毛受到主人影响,拿大脑袋跟爪子死死圈住白团子不让它离开。
  
  网瘾少年陈泗旭则表示你们可真是幼稚,一脸正直的拿手机录了下来。
  
  陈玺达就不用说了在摄影机关的下一秒就冲向了丁程鑫像只大型犬一样蹭在旁边。
  
  李天泽看着打闹在一起的金毛跟白团子,还有在陈玺达身上耀武扬威的小狐狸,不禁在心里给自己点个赞,我果然是个自制力超棒的向导。
  
  “天泽。”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马嘉祺挪了过来。
  
  “我刚看你脸色不好,身体不舒服么?”
  
  “没事,我就是昨天没睡好,有点困。”对着马嘉祺撒谎他还是有点怂,左看右看就是不敢直视马嘉祺的眼睛。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他的猫咪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出来,正趴在马嘉祺鞋子上咬着他的鞋带。
  
  李天泽慌忙想将猫咪收回去,可是越急越收不回去,急得满脸通红。马嘉祺见他久不抬头担心地凑了过来“天泽?”
  
  “砰”李天泽一抬头两个人的脑门儿就撞到了一块,生理反应瞬间让他红了眼眶。
  
  马嘉祺捂着自个儿脑门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看了眼李天泽,见他眼泪水直冒又慌忙拿出纸巾来给他擦。
  
  “哎你别哭呀。”
  
  柔软的纸巾擦过下眼睑李天泽才反应过来,抢过纸巾往后挪了一步才开口“哭什么哭,生理盐水不知道呀!”这下耳根都红了。
  
  像只炸了毛的猫咪,就很可爱啊。这个认知让马嘉祺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细微的猫叫声将李天泽的目光拉了回去,精神兽能感知主人的情绪,它感受到自己主人的情绪起伏很大,鞋带也不咬了,围着他的腿团团转。
  
  李天泽动了动念头准备把它收回去,一个火红的身影窜了过来叼着猫咪就跑,李天泽刚想去追,丁程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天泽~来一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